红领巾与王小明(春节后,熊孩子组团上门了)

红领巾与王小明

 熊孩子之麻将风云 

己亥年,大年初二。
 
每年春节的这个时候,坐落于神龙顶下的小王村,就会在春雨的呼唤下渐渐苏醒,让每一个外来人感受它极蛮横的野性。
 
而这种野性,自然也注入到了每个生长在小王村子的人身上,身处穷山恶水之间的小王村,实是藏龙卧虎。
 
王小明,就读于红星小学五年四班,小小年纪的他,不仅是一名光荣的少先队员,还是学校的升旗手。
 
而王小明每天最爱干的事,就是打理脖子上的红领巾。
 
整个红星小学,没有一个人敢说他王小明的红领巾不够整齐,不够鲜艳,不然,那只有一个死字。
 
当然,碰了他的女同桌也是一样的下场。
 
但除了这条和国旗一般瞩目的红领巾之外,王小明在神农架一带还有另一个响当当的名号:“小明王”。
 
他五岁打狗,七岁烧山,八岁就摸了村头赵寡妇的屁股——因为这件事,被父母罚在村口站了一个礼拜,从那时起,附近的孩子都开始尊称他为“不动明王”。
 
从此,“小明王”这个称号就和那条红领巾一起,永恒地飘扬在了神农架的上空,也飘扬在村里所有熊孩子的心中。
 
拜完年吃过午饭,村里人按照惯例,开始了一年一度的春节麻将活动。
 
望着依然沉浸在搓麻的快乐中的大人们,王小明嘴角微微一撇,不禁发出了一声嗤笑。
 
“今年就拿了这么点压岁钱,该到了‘狩猎’的时候了!”
 
语罢,风已起。
 
王小明就随着这股风,悄然融入到了那数十桌搓麻群体之中,霎时间被麻将撞击声所淹没。
 
但王小明只是微微一笑,闭上双眼,默念道:“风,会指引我钱的方向。”
 

顺着风向,王小明向自己左侧的那一桌靠近。
 
这一桌的四人皆正襟危坐,唯有一年近四十的女人眉头飞扬,不断用食指和拇指旋转着一张一筒,已是胜券在握。
 
直到她身后悠悠传来这样一句话:
 
“小姨呀,这几张,是念三四五筒吗?”王小明笑嘻嘻地问道。
 
桌上四人一惊,另外三人赶紧检查手牌,皆暗自松了一口气。
 
被称之为小姨的女人迅速回头,脸色铁青地盯着王小明,已快要压不住被泄牌的怒火。
 
“你,你……”
 
王小明也不看她的脸,只是天真地盯着麻将桌,似已彻底沉浸在了孩童求知的欲望中。
 
另外三人见状,也陆续张嘴打笑道:“哎呀,几十岁的人了,跟小孩子置什么气呀,我们当没听见不就行了。”
 
“对对对,他小姨你也别气,咱们谁不是从这年龄过来的,啥都要学不是……”三人偷偷给王小明抛去感激的眼神。
 
只见王小明小嘴一咧,眼神突地向另外三人的手牌望去!
 
其中一人赶紧识趣地开了口:“来,小明,舅舅给你点钱去买零食吃,等会我们再教你认牌好不好呀?”
 
另外两人也随声附和,陆续掏出钱来。
 
王小明心中微笑。
 
王小明知道,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在这种牌场,只需要靠着自己的年龄优势,施一点小小的计谋,便能让这些人乖乖给他送上钱来,他实是将五年级的智慧运用得炉火纯青。
 
被称为“小姨”的女人咬了咬牙,凭长辈的面子,也不好发作,而身旁的王小明收了三个人的钱,却依然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
 
被称为小姨的女人知道,如果再不把王小明弄走,她就别想继续赢牌。
 
于是小姨不情愿地掏出一张绿色的人民币,伸到了王小明面前,强颜欢笑道:“小姨打会牌,你去别处玩,等会赢了再给你买糖吃好不好呀?”
 
王小明嘿嘿一笑,收了五十大钞,转头就走。
 
王小明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
 
也正因为他懂得做人留一线,不然按他的野性子,早在几年前就被赵寡妇的情夫打断了腿。
 
王小明摸了摸已渐渐丰盈的裤兜,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在兜兜转转搜刮了五六桌后,王小明稍加观察,朝他表哥王子栋那桌靠近。
 
 
王子栋,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毕业后近三年没有回村过年了,今年倒是顺着老母亲的意思,再度踏进了这片记忆中的土地。
 
但只有王子栋一人知道,他此行除了拜年之外,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复仇!
 
整件事还要从王子栋儿时说起。
 
据王子栋母亲说,在王子栋周岁的时候,让他抓阄,一堆的元宝、首饰,他却什么都没选,而是伸出左手,从自己裤裆里掏出了张一条!
 
从那时候起,王子栋的母亲就知道,他儿子这只左手是用来自摸的,乃雀神降世。
 
只可惜王子栋生错了年代。
 
如今是法治社会,赌博犯法。于是,王子栋的母亲送他去本地最严的学校读书,平日里也不让他接触麻将,以免他沉迷其中,并教他用那只左手写字,誓要将运数压在读书之上,出人头地。
 
王子栋也不负众望,硬生生从一个山沟里考到了上海的名牌大学,直到他高考后的那个暑假,他母亲才第一次允许他玩起了麻将。
 
王子栋如鱼得水,短短一个月,他就靠一手自摸清一色取得了小王村年中雀王大赛冠军。
 
但好景不长,遇见村长的二大爷那天,王子栋第一次尝到了失败的滋味,那也是他迄今为止人生里最大的一次失败。
 
“小伙子,牌打得不错嘛。跟我们来一圈?”
 
王子栋只记得,那天没有风。
 
而他心中那股吹了十八年的风,在连输了一天一夜之后,也逐渐停滞了。
 
“小伙子,牌打得挺好的,下次再来玩啊。”
 
二大爷淡淡一笑,说请,关门送客,不回头。
 
王子栋知道,他一定要赢过二大爷。不迈过这道坎,他的人生将寸步难行。
 
但王子栋不知道的是,那天他走后,村长洗完牌,发现多出了二十二张筒子,这全都是二大爷的功劳。
 
于是从此,王子栋把别人找女朋友的时间都放在了自摸上。
 
而这一摸,就是两千多天。铁骨铮铮的汉子,关起房门,整整练了七年,誓要在今年春节彻底了结这段恩怨。
 
回到现实,王子栋现在正与一男两女在麻将桌上鏖战正酣。
 
坐在他对面就是当年的二大爷。七年时间一晃而过,仅仅在这位老人头上增添了几丝白发。另外两人是王子栋的三姑妈和她的儿媳,虽然两人联手,但牌艺不精,不足为惧。
 
王子栋摸牌、看牌、码牌,动作浑然天成,无丝毫停顿。
 
正当王子栋聚精会神之时,王小明却如死神般,闻风而至。
 
“表哥好久不见,我想死你啦!”
 
王小明扑向王子栋,任凭王子栋如何挣扎,王小明的双臂始终死死地抱着王子栋的腰身,使他无法腾出手去。
 
不知王小明是有意还是无意,双手竟刚好挪到了王子栋塞着钱包的裤兜上,并按住了它。
 
王小明露出了一幅人畜无害的笑容,开口道:“表哥你看,你的牌……”同时拍了拍王子栋的裤兜。
 
王子栋心中一惊,他刚才就发现了这小子在旁边几桌干的事,奈何高手过招,麻将桌上不容半分失神,但此刻顾不得其它了。桌前三人虎视眈眈,必须先解决眼前的危机。
 
王子栋一边盯着自己的牌,一边开口道:“小明别闹,表哥给你包的大红包就在上衣兜里,自己拿!”
 
王小明终于放开了他,王子栋松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王子栋和王小明过完招的这一霎那,二大爷已然出手!
 
“七对,胡了。”
 
王子栋心头一沉,还是让二大爷抓住了机会。
 
二大爷笑呵呵说道:“还有最后一局就打完啦,诶算了算今儿怎么还是我占优势,老人家我可已经累得很咯。来,小明,大爷再给你点钱买糖吃。”
 
王子栋心中疑惑,抬头一看,王小明似是对红包里的数目不甚满意,又伸手接了二大爷的一百来块,才笑嘻嘻起来。
 
“谢谢二大爷!”
 
王小明和二大爷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
 
王子栋心里大叫一声:“不好!”
 
原来王小明和二大爷早已串通一气,就是要玩阴的,让他王子栋铩羽而归。
 
趁着洗牌的间隙,王子栋明白,他必须要将他身后不远处偷窥的王小明解决掉,不然他七年来的努力就将付之东流。
 
开始码牌了。王子栋知道他不能再等,必须立即处理掉身后的定时炸弹,以防他给二大爷打手势。
 
王子栋面露微笑,轻声呼唤道:“小明啊,小明,快过来,表哥有件事要告诉你!”
 
王小明警惕起来,但依然笑嘻嘻的,边靠近边问:“什么事呀?”
 
王子栋不紧不慢地说:“明年你就要小学毕业了吧,听说你现在的成绩不怎么理想啊,有没有信心考到好的初中呢?”
 
不等王小明回答,王子栋迅速靠近王小明耳边,细声说道:“我来的车里正好带了几十本小学数学题呢,要不明天去你家拜年的时候,送给你妈妈?”
 
王小明眼中充满了惊恐,双唇不断发抖:“你,你好狠……”然后向二大爷投去了一个无奈的表情,仓皇逃开。
 
二大爷对上王子栋充满敌意的目光,尴尬一笑,埋头摸牌。
 
王子栋心里一声冷笑:我早就猜到了你会使诈,既然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了!
 
此时谁都没有注意到,王子栋的右脚从椅子下方往后探了去,鞋尖对着身后某个方向连点三下。
 
此时,在旁边无人注意的小树林里,一道娇小的人影放下了望远镜。
 
王二丫用稚嫩的声音向旁边说:“叔叔发信号了,我们开始行动。”
 
 
此时麻将桌上,王子栋正靠着他那只左手,将一张张麻将于桌间不断腾挪,与二大爷斗得难分难解。
 
“杠!”
 
“我碰!”
 
“我再杠!”
 
“我草泥马!”
 
“他娘的你敢骂我我干@#¥%&*……”
 
……
 
战斗逐渐进入白热化。
 
王子栋和二大爷斗得气喘吁吁,正当两人稍作停顿时,年幼的王二丫突然从二大爷身后冒了出来,并将一根棒棒糖放在了桌角处。
 
“大爷大爷,我要你陪我玩嘛陪我玩嘛!”王二丫轻轻扯着二大爷的衣角,两颗机灵的眼珠子转啊转,马上就要瞥到二大爷的手牌!
 
二大爷心中一惊,道:“不好!这小子跟我玩同样的招数!”
 
但姜还是老的辣,二大爷铁掌一挥,瞬间将手牌全部按倒平铺在桌,只靠着手指的触觉辨认牌面,王二丫再怎么想偷窥也无从着眼。
 
“哼!”王子栋似是吃了一瘪,眉尖微蹙,跟二大爷对上了眼睛。
 
两人眼中精芒闪动,似是在靠眼神交流:
 
“傻了吧小子别想用这一套来对付二大爷我话说你是怎么收买二丫的这招还真不错。”
 
“草泥马我等会一定要XXX……”
 
“你又骂人我靠XXXX……”
 
张子栋面不改色,冷笑一声道:“走着瞧!”
 
二大爷眼睛微眯,似是在提防张子栋有什么后招,但他等了好久,也没有见到张子栋有什么异样的举动。
 
张子栋看着蓄势待发的二大爷,感觉时间退回了七年前的那一天,屈辱的那一战。
 
二大爷开始摸牌了!
 
张子栋死死地盯着二大爷的手掌和衣袖连接处,提防着敌人故计重演,但直到摸完牌,张子栋依然什么都没有看到。
 
“或许,他上次出千,是我的错觉?”
 
二大爷却突然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年轻人,你还是太年轻啊!”
 
张子栋眼神充血,原来二大爷早就已经换好了牌!
 
张子栋不等二大爷出牌,迅速将左脚往外一横,王二丫见状赶忙往后撤开。
 
“难道这小子还有后招?”
 
二大爷来不及反应,只感觉双眼一黑,空气一阵急流,怀中已多了个白白嫩嫩的胖小子。
 
二大爷低头一看,俨然就是他那平日里以破坏力著称的小孙子,二虎!
 
王子栋心里彻底放松下来。任凭二大爷怎么猜也猜不到,他王子栋不仅提前贿赂了二丫,而且还让二丫带来了二虎!
 
只见二虎小手一伸,猛地拿起了方才二丫放于桌角的棒棒糖,并震起了二大爷手牌最右侧的三张牌。

虽只抬起了十五度,但一霎那,已让王子栋看了个仔细。
 
二大爷伸出左手想按住牌面,但由于二虎在怀里一蹦一扯间产生的巨大力量,二大爷食指微微一抖,本已摸到的牌竟落到了桌面上。
 
那竟是一张红中!
 
王子栋面露喜色,迅速伸手接过,手牌一摊,站起身来大喊一声:“我十三幺啊!”
 
二大爷摊在椅子上,任凭怀里的孙子吮吸着棒棒糖,面如土色。
 
“我,输了……”
 
 
正月初六,王子栋已回了武汉的家。
 
回想起前几日的复仇之战,王子栋已下定决心,不会再赌。

但只觉心中一阵畅快不知如何舒展,正准备用上星期赢的一千多块钱约小红出去看个电影啥的,怀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喂,是妈啊,啥事儿啊?”
 
“是这样,你不是工作忙昨天就回家了嘛,小明二丫二虎他们都说好久不见,挺想你的,都想来武汉给你拜个年顺便玩一玩……”

“我和你二姑妈也商量着正好趁着寒假,带孩子们来大城市耍耍,咱家不是挺大的嘛,你收拾一下,我们晚上到。”
 
王子栋突然想起,自己临走前好像忘记了一件事——没给那两个熊孩子发那天的劳务费!
 
王子栋心头一急:“喂,妈,不是你怎么能……”
 
嘟嘟嘟,电话已经挂断。
 
王子栋摸了摸怀里还没捂热乎的钞票,突然想起卧室里摆放整齐的一墙手办,大叫着冲进了房间。
 
“可恶的熊孩子呜呜呜……”
 
 

熊孩子能帮你赢得战争

 也能让你一无所有

这里有个“好看”      

红领巾与王小明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