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岁孩子“讨人嫌”?别再烦TA了,万一这个“真理”是假的

春节大假期间,出游大军中不乏遛娃一族,不管地图上的路线多么红,景区排队的龙有多长,都阻止不了大家出去自虐的脚步。
我不想自虐却又按捺不住宅居的心,就带着朵儿在周边景点遛遛,但是,我发现自不自虐跟距离一毛关系都没有。因为,摊上个两岁多的娃,走哪你都是自虐。
只要出了门,朵儿就是一匹脱缰的野马,身边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应接不暇,她饥渴的接收她眼中的新鲜事物,这个摸摸,那个碰碰,生龙活虎的东奔西跑;你赶时间时,她自娱自乐的忽视你的存在;遇到尚不适宜她吃、玩的事物,她坚决不从的闹脾气…..她全然不是那个20月大时出远门的“乖乖女”,怎么好像她越大越“讨人嫌”了。
因为,她已步入两岁了!


『 1 』
两岁的孩子被誉为“T2”(TerribleTwo可怕的两岁),他们精力充沛、活泼好动、爱管闲事、与大人对着干、各种形式的发脾气…..这些都是我们印象中的T2孩子,他们“讨人嫌”的行为时常让父母头疼不已,一会儿是小天使,下一秒变身小恶魔。
两岁真的很可怕吗?
美国心理学家约翰·罗斯蒙德告诉我们:孩子在一岁半到三岁时,处于人生的第一个叛逆期,两岁最为典型,也是养育孩子最难的一年。但是,两岁孩子也处于人生奇妙而又重要的过渡阶段,如果家长能了解孩子的天性,激发出孩子的最佳状态,那么我们就可把可怕的两岁变成可爱的两岁。
可以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期,也是一个最坏的时期。
两岁的孩子到底有什么样的天性呢?
『 2 』
约翰·罗斯蒙德认为两岁孩子做出令人讨人嫌的行为或许是生理发育因素所致,他从生理发育因素和心理社会发展因素两方面对两岁孩子的特征进行了描述:
1.好奇心很重,想弄清所有事物。
在外面,一条漂满落叶的臭水沟,一颗植物、一汪水都能吸引朵儿专注的玩上半个小时。在家里也是喜欢“管闲事”,你洗衣服来她要帮忙,你扫地来她要扫,你理菜来她要理,你整理衣柜时来她要翻箱倒柜…..相信这些场景都是老母亲们熟悉的场景,两岁的孩子犹如一个讨厌的“跟屁虫”,爱管闲事,走哪都显得很能干的样子。2.没有形成挫折耐受力。
凡有不如意的事,比如别人没明白他的意思,想要的东西没有得到…..,他们可能会在地上打滚、胡踢乱撞、大吼大叫、出手打人。朵儿也是这样,出门时,新鲜的事物太多,有玩的、吃的,但凡不适宜她的东西我们肯定坚决不给,那么她就会使出她的各种“招数”。
3.尚未社会化。
在情感爆发的时候,他们完全不会在意自己身处何地、会吸引谁的注意力或妨碍谁。想必我们在公共场合看到两岁孩子各种形式发脾气的不在少数,他们全然不顾父母,也不会顾及周围的环境,让父母尴尬不已。
4.依然认为自己是父母的主宰,同时也对自己是一个独立个体有更清晰的认识,因此,他们坚决不听从父母的指挥。
5.两岁孩子有充分理由相信,父母存在的意义就是关注他们、为他们做事,而他们对父母的关注却微乎其微。所以,他们经常把父母的话当耳边风,出门在外毫无顾虑的从父母身边跑开。
为了应对朵儿的这一招,我特地寻得一件遛娃神器——防走失背带,出门必带。有一次逛商场忘记带上,我们在商场上演一出“捉贼”大戏,连店铺的服务员和保安们都笑我们,这孩子太活跃了。
6.语言能力和知识技能飞速发展。
两岁多的孩子能和大人进行一些交流沟通了,能无障碍的回应你的问题,甚至给你顶嘴。
在外面某个小景观处,朵儿对那里的喷泉水感兴趣,玩得不走了,有游客来照相,我叫她让开,阿姨们要照相,她假装没看到游客,继续玩,游客在其他角度照了两张便离开了,我继续叫她让一让,以免影响下一批游客,她却对我说:“都照完了,你看嘛。”,一边嘟嘴说着一边还侧脸指一下别人离开的方向,然后继续忽视我的存在。
7.想象力拓展,会虚构出各种各样的朋友和让自己惧怕的事物。
大概在一岁半后,朵儿很喜欢角色扮演,相比之前而言,现在的她更善于虚构一些人物和事物,我们也跟着配合演戏。同时,她也越来越胆小了,一岁多一点时,她还很高兴的模仿榨果汁的声音,而现在,她怕榨果汁,怕冲厕所,怕剁肉丸子等声音稍微大一点的事情,我们还责备她越大越胆小。
原来,两岁多的孩子正处于抽象思维的初始萌芽阶段,感知事物变成了诠释事物,对事物感觉如何取决于孩子怎么去想它,那些能发出声音的动作,在孩子的眼中可能成了活物,谁知道它能干出什么事来。
8.想事事都顺自己的意。9.极度的以自我为中心。在游乐园里玩耍,朵儿已初具安全意识,我应该能在旁边刷刷手机什么的。但事实并不如我愿,我要在旁不断的防止她“欺负”小朋友,在两岁孩子的眼里,宇宙都是她的,其他小伙伴玩玩具,那可是窃我所爱的大事儿,饶不了你。
如若两岁的孩子有围绕以上九大特征的行为,说明你的孩子并不是讨人嫌的“个案”。
『 3 』
据瑞士发展心理学家让·皮亚杰的认知发展理论,孩子在出生到快两岁这段时期处于感觉运动期,TA如饥似渴的收集外界信息,但并不知道如何使用这些信息。等到了两岁的某一阶段,TA意识到能施展拳脚的解决一些问题,这种巨大的突破预示着孩子进入第二个阶段——前运算阶段,他们开始忙碌的东奔西走,专注的进行各种探索、实验,成为“捣蛋鬼”。
这些一刻不停的“捣蛋鬼”,不断挑战着父母的耐心极限,如何应对他们,约翰·罗斯蒙德给我们提出了一些指导,他认为父母要做的就是两个字——“管教”,对于两岁多的孩子而言,有三个非常重要的教养目标:
1.设置一些限制,对孩子的行为加以控制,但不要妨碍孩子能力的发展。
“不能乱跑,不能攀爬,不能乱碰东西,不能…..”,面对活泼好动的两岁孩子,有一些父母会一边怒吼孩子,一边选择一些轻松的道路把孩子限制起来。
意大利教育家蒙台梭利指出:成人对儿童生活的颐指气使以及自以为是实际上违背了儿童的需要,成人所做的一切都受到潜意识里自我防御本能的驱使,而这种自我防御的本能可以轻易的被克服。成人应努力理解儿童的需要,为儿童提供一个最合适的成长环境来满足他的成长需要。
我也在克服自我防御本能的道路上努力。
大年初二下午,我们还在一个公园里逛,朵儿很忙碌,先是在一个小喷泉地方逗留了很久,在旁边捡来树叶挑起水花,玩得不亦乐乎,奶奶和爸爸催促了多次离开,她毫不理会,见她玩得那么专注开心,我实在不忍拖她离开,强行拖开的后果也是一场“战争”,在安全范围和不影响他人的情况下,我就在旁等着她玩够自愿离开。
但接下来她又被一条臭水沟吸引,被路边的花草吸引…..玩得不愿离开,我们倒没什么重要事情赶时间,只是天色渐暗,也该回家了,不容她一直玩下去。爸爸气得忍不住吼她不听话,再也不带她出来玩了,她继续忽视老爸的存在。
我的耐心也开始受到挑战,吼了两句后,又意识到自己受本能驱动去阻止她了,于是我冷静下来,给她设置一个合理的限制,约定好:“我们在这玩十分钟就离开,天要黑了,水沟里的树叶们要休息了,我们也该回家啦。”,时间到,虽然我拉着她走开几步,她又冲回去捣弄几下,但还是平静的接受了回家的事实。
2.培养孩子的延迟满足能力和挫折耐受力。
两岁的孩子很任性,他们的需求没有得到及时回应和满足,就会各种形式的“撒野”,名副其实的T2呈现在你眼前。而我们转变方式,合理的进行“管教”或许能让TA“乖乖”的安静下来。
前一段时间,朵儿喜欢扔东西,书、玩具等物品随处可见,虽说孩子喜欢扔东西是探索空间和因果关系的正常行为,但扔了总得还原。为了让她捡回物品,我也有过对她的“威胁”,但是“威胁”的“疗效”并不好,有时反而迎来她滚地的反抗。后来,我干脆先不管那些散落在各处的玩具、绘本等物品,等到她有新的需求时,我再告诉她:“把你的东西都放回家,就可以…..”。
有一次,她一发脾气把学习卡片扔得满地都是,我只是看着她,她就委屈的哭了,眼神告诉我她知道自己错了,我没有批评她,让她把卡片捡起来(结果肯定是不可能捡起来的),然后继续做我的事情,她哭了一会儿“自愈”,自己玩去了。
过了一会儿,她来找我:“妈妈,我想出去玩。”,我把她拉到刚才卡片散落的地方,“出去之前,你得把卡片收好!”,她倒是很积极的开始行动,但卡片很服帖地板,不太好捡起来,她由刚才的兴奋转而着急,接着就急哭了,一边哭一边说:“我捡不起来啊!”,呜呜呜…..,我在旁边给予她一点指导并鼓励她:“加油哦,马上就要捡完啦。”……“妈妈等你,捡完我们就出去玩了。”,虽然哭着,但她没有中断努力,坚持不懈的把卡片捡完了,那一刻,她一下子高兴得手舞足蹈,“捡完啰!”,或有成功的成就感,也或有终于可以出去玩儿了的兴奋。
3.让孩子相信他的世界由你主宰,在任何情况下你都有养育他、保护他的能力,无论他怎么尖叫反对,都是你说了算。
父母在管教孩子时要坚守规则,坚守规则是态度问题,面对孩子各种各样的行为问题,我们不一定非得采取一模一样的措施,但可以表现出同样的态度。
两岁多的孩子可以适当看一些经典动画片,但必须有时间限制,儿科医生建议每天接触电子产品的时间共计不超过一个小时,但我不赞同给孩子看太多电子产品,约翰·罗斯蒙德认为:对学步儿童而言,最好的环境就是没有电视的环境,这样他的想象力才不会被破坏。我放宽政策,允许朵儿每天看15分钟左右的视频或电视。
某天晚上,已经给她洗漱好准备睡觉了,她却闹脾气要看《小猪佩奇》,但当天已经“达标”了,更何况该睡觉了。我告诉她不行,今天不能再看了,她开始哭闹,而我还有电脑上的事情没有做完,又不想就此妥协,老母亲的耐心受到极大的挑战。
此时,朵爸困了准备先睡下,我和他商量,他开着卧室门睡觉,容她随时想通了找爸爸,而我关上书房,任由她如何敲打我的门,我们不妥协,只是告诉她:“现在该睡觉了。”,这样,她“撕心裂肺”的在书房门口哭闹了十几分钟,乖乖的就去找爸爸了,哭累了,很快也就睡着了。每次看电子产品之前,我们都要给她讲能看多久,她回答“好”,看完之后她还算能比较好的做到“到此为止”,不再继续扭着闹脾气。


理解孩子才能接受孩子的行为,我们也便不会为他们的行为感到生气了。正如佩奇和乔治在雨天踩泥坑时,虽然弄得满身都是泥,但猪爸爸、猪妈妈不但没有批评责骂他们,还陪着孩子们一起高高兴兴的玩踩泥坑。
若我们也能对孩子多一份理解、宽容,是不是TA就不再那么“讨人嫌”了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