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流感,“冒牌”好妈妈“原形毕露”

『 1 』
2月14日,我被确认“幸会”了流感(乙型),接下来的这几天,发烧、浑身酸痛无力、口淡无味、拉肚、失眠等不同症状相继来袭,加上24小时双层口罩进行隔离,各种难受,整个人陷入颓废,面对孩子,我也终于“原形毕露”,少了耐心多了暴躁。
前天晚上,我给朵儿换睡袋弄她睡觉,给她穿尿不湿时,她一点都不配合,只顾自己玩得开心,折腾了几分钟都没有穿好,我开始不耐烦了。本来戴着双层口罩的我呼吸都困难,还给她费劲,感觉气都上不来了。
见她丝毫不听招呼,我最终压抑不住火气,开始“武力镇压”,硬是夹着她的腿强行给她穿,结果她使劲的反抗,大声哭起来,双腿蹬得更厉害,我根本就按不住。她越是反抗我也越来气,一向不主张打娃的我也在她小屁屁上给了几巴掌,一种你不“投降”我不罢休的劲儿已经冲昏了我的头脑。
她当然没有“投降”,而是更强烈的反抗,我也就跟她杠上了,坚持决战到底。担心她乱动着凉,我索性打开空调,然后一把把她抱起放到她的小床上,任由她抗争,我倒要看看你在小床上折腾到什么时候才肯“投降”。
果然,放进去没两分钟,她就哭喊着:“要穿!要穿!”,那我就穿嘛,嘿!…..结果还是不好好配合,这下老母亲彻底毛了,“不穿就算了,难得理你!”,我生气的走出了卧室,任由她哭喊。
其实,我内心一直有一个声音在阻止我这样做,但我的情绪也像决堤的洪水,没有被关住。片刻之后,内心的声音把我喊回了卧室,而朵儿却趴在小床上没有哭了,我问她:“朵儿,你要不要好好穿尿不湿?”,没应我,呵!居然睡着了!
轻轻的给她穿好尿不湿,盖好棉被,看着她酣睡的模样,我,莫名的失落、自责。
你声称要做“好妈妈”,是骗我的吗?
『 2 』
平日里,面对孩子那些“调皮捣蛋”的行为,我还算比较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这几天,自己身体不舒服,对孩子少了耐心,不好好陪她玩,不好好讲故事(确实说话困难),甚至一向反对打孩子的我,也出手打了她。我把自己脾气不好的借口都推给了流感。
可是,流感就能成为我乱发脾气的借口吗?
莫言在《母亲》中写到:“愁容满面的母亲,在辛苦的劳作时,嘴里竟然哼唱着一支小曲!当时,在我们这个人口众多的大家庭中,劳作最辛苦的是母亲,饥饿最严重的也是母亲。她一边捶打野菜一边哭泣才符合常理,但她不是哭泣而是歌唱…..”。
“记忆中最早的一件事,是提着家里唯一的一把热水壶去公共食堂打开水。因为饥饿无力,失手将热水瓶打碎,我吓得要命,钻进草垛,一天没敢出来。傍晚的时候我听到母亲呼唤我的乳名,我从草垛里钻出来,以为会受到打骂。但母亲没有打我也没有骂我,只是抚摸着我的头,口中发出长长的叹息。”
在充满战争、饥饿、疾病的年代,莫言的母亲没有对孩子“暴力”相向,而是以她的乐观、坚强感染着孩子,给予孩子最大的安全感。
妈妈的好脾性没有偷懒的借口,那是不是对孩子发了脾气就无法弥补了呢?

『 3 』
正像大多数成年人和孩子一样,即使我很明白应该怎么做,可有时却不一定能照着去做。
工作压力太大、带娃太累,若长时间负担超出自己体力和精力范围的事务,那么遇上孩子“不听话”的时候,我们很容易被情绪左右而失去正常理智,你也可能会犯错误,可能失去耐心、反应过度…..
令人欣慰的是,孩子的适应性都是极强的,一旦父母犯错,孩子通常能很快恢复过来。
当我们愿意道歉时,孩子会原谅我们吗?你曾对孩子说过“对不起”吗?,如果你说过,孩子是怎样回应的?
美国杰出心理学家简·尼尔森曾在世界各地演讲时多次问过这个问题,听众的回答都是一致的。当大人诚恳地道歉时,孩子们几乎总是会说:“没关系,妈妈(或爸爸,或老师)。”
与此同时,简·尼尔森也鼓舞我们,不仅自己要学会、而且也要教孩子学会把犯错误看做一个让人兴奋的学习机会。他提出矫正错误的三个R:
1.承认(Recognize)——“啊哈!我犯了一个错误!”
2.和好 (Reconcile)——“我向你道歉。”
3.解决 (Resolve)——“让我们一起来解决问题。”
前天晚上,我对朵儿“武力镇压”后,内心开始不安、自责,而她趴着就哭睡着了,给我“悔过”的机会就只有轻轻的盖好被子。第二天早上,她果真健忘的把前一夜的事情抛之脑后,醒来后还甜甜的叫:“妈妈,过来。”,请原谅我借此机会“放过”了自己,但我决心矫正错误。
到了昨天晚上穿尿不湿时,她依然不“吸取教训”,又开始调皮。我冷静思考了下,有了,拿了一个她最喜欢的小熊玩偶给她,对她说:“小熊睡觉也要穿尿不湿,朵儿给小熊穿,妈妈给朵儿穿,好不好?”,兴奋的回答“好!”,于是乎很快就搞定了。
《儿童心理学》曾讲到,父母和孩子的冲突核心永远不是事情问题本身,而是事情背后没有被看见的情绪。
没有完美的父母,也没有完美的教育。
但,并不是意味着我们不去靠近完美,至少,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