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好像生来便会为人母,而男人却要学习怎样做父亲。。。



清早睡得正迷迷糊糊,二胖瞪着大眼睛对我说:妈妈和爸爸生一个小宝宝,小宝宝太可爱了!



两句话就把我吓精神了,要知道,当初就是有一天,被儿子指住说,妈妈肚子里有个宝宝,然后一查,就莫名其妙地竟然真有了个妹妹。


一旁韩先生的笑中,成分很复杂,不知道是讨好他女儿呢,还是想说服我呢,他说,海碗儿,要不咱再来一个?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银库”吧,这以后长大了,有钱儿有金子,加上银库,这仨走哪儿都受欢迎,不操心啊。


说得俨然真事一样,不过立刻被我无情打击了。历史重现是伤不起的,俩猴子加一个长不大的爹,还嫌我的好日子太多么,哼!


韩先生委屈地说,我这不是努力学习改进了么?


emmm,话虽这样讲,“痛陈革命历史,秋后常算账”的权利,我们还是必须有的!!








一晃回到十年前,2009年3月25日。


那是儿子预产期41周+1天,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俩如约去医院催产。


临去前一晚,我把家里的空调过滤网都拆下来洗净,所有窗户上的纱窗都拿下来刷了再挂上,扫地擦屋子,换洗了所有的床上用品,爬高上低,身手矫健地忙到很晚,做好个把月收拾不了家的准备,然后为完全无法预知的第二天,紧张得几乎一夜无眠。


耳边韩先生鼾声很轻很平,一听就是睡得相当不错。


稍早一点,我强迫症地第一万次检查盖都要盖不上的备产箱时,人家跑出去买了十几本杂志,时尚的、汽车的、旅行的、商业的,唯独没有与娃有关的。然后还囤了一堆零食,主要都是他爱吃的。


看上去,他是为着度假准备的。而我,可是连“就义”的可能性都想到了。


第二天,我俩长枪短炮地带着笔记本、单反相机,零食、杂志,拖着箱子就去医院了。



一顿忙活安置下,他突然不见了人影。过一会儿气喘吁吁跑回来说,拖鞋一定要穿舒服,我去医院商店买鞋啦。


我心下一暖,心想终究还是会体贴人的。结果再一看,人家给自己买了双洞洞鞋,还是里面带厚厚毛的那种,别提多舒服了。可是我的呢?


他摸摸头说,哦,你不是穿着医院给的拖鞋么?就没想起给你买了。


¥%#¥#&……%¥&……%*&


生孩子的过程,他比我还慌,上蹿下跳不消停,不知道是我安慰他多些,还是他安抚我多点。
生完好不容易从产房回屋,产妇餐他比我吃得还多,边吃边说,你带红牛干嘛,生那么快,我还没打开呢,你都生完了。。。



我埋怨他说,之前宫缩时候,我疼得倒气,你倒在沙发上看杂志可悠闲了。他戏谑我说,你这生完孩子才仨小时,下地就忙着上网挪车偷菜,咱俩半斤八两。


(插播一段暴露年龄的说明:当年超级风靡的“开心网”,有停车游戏和偷菜游戏,几乎是全民在玩。为了挣钱,每过4小时候就得把自己买的每辆车,从车位上挪个地方,还要去别人家菜地里“偷菜”赚钱,从我的敬业程度,就知道当时人们都有多“走火入魔”。)
相机带去也是相当奇葩了,他拍了各种我猴子一样蹲在椅子上偷菜挪车的样子,您倒是去拍拍孩子不好么?
孩子从肚子里掏出来拿在手上那天起,我就过上了事事操心的日子。
为孩子吃不上奶会焦心,为孩子睡不好觉会发愁,为一个并不严重的腹泻,会把一切能联络到的已为人母朋友,电话一打就是一两个小时,把孩子便便的性状描述到能写一本长篇纪实文学。。。
而当爹的可就不同了。对孩子呢,爱也是爱的,但夜里吵睡觉不行,吃饭听见孩子拉尿了会恶心,换个纸尿裤也搞不定,帮忙洗澡把孩子掉水里也是有过的?。


在大宝一岁前的那些岁月,韩先生觉得我是“事儿精”附体,我觉得他是“甩手将军”本军,如今回想起来,那真是一段不算容易的日子。


后来的故事,你们也知道了,整改过程省略一万字,从被动接受到主动进取,人家自学成才,成果斐然。
几年后,二宝意外地来了。








孕期他动辄就大包小包往回买,吃着一点好东西也得惦着赶紧塞进我嘴里。


每次产检都耐心陪着,再不抱怨时间这么久。生大宝前还笑话我肚子大得脚抬不到脑门,笨得像猪八戒一样呢,到了二宝这里,出门连鞋都不用我弯腰穿了。


同是哪吒的二宝,跟哥哥一样憋足41周也丝毫没动静。医院约我去催产,我偏要跑去看儿子演出。


韩先生小心陪着,待产箱索性就直接放在车后备箱里,时刻准备的架势。演出结束我又非要陪儿子去上滑冰课,韩先生只得把我们送去冰场,然后去录音。


录音间歇,还开车跑回冰场,给我送了吃的喝的,确认一小时内不会生产,又匆匆赶回录音棚。


二宝依然是催产,生得真是惊险。护士为了让我短暂休息养精蓄锐,好心地把胎心监护仪的声音关掉了。可就是这份贴心,差点酿成大祸。


我闭目小憩,韩先生在一旁静静陪着。在我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他突然按了护士铃,又不放心地小跑出去找医生,原来胎心仪器上,突然就监测不到孩子的心跳了。


随后我这边也有了反应,肚子巨痛,像是一个被张力扩大到极限的气球,吹到最大便没有了回缩。


医护人员来了一群,忙了半天总算转危为安。用药后无比难受,转头一看韩先生,急得满头大汗。他递来胳膊说,人家生孩子都喊出二里地,你喊两声呗,咬我两口也行。


这次生产后回到房间,发愁的就不是我而是他了。他一脸无奈地说,您这心也忒大了,带脚后跟的包脚拖鞋呢?孩子的备用奶瓶呢?还有。。。合着您这个待产包里面,就带了个手机充电器啊祖宗。。。


于是赶在附近商场关门前的最后一刻,韩先生是蹭着门缝进去的,买了用得上和用不上的东西若干,颠儿着就送来了。


第一次坐月子时,有时他嫌饭菜不可口,还得我动手做饭,到第二次坐月子,我很快被他指挥着揣成个胖子,吃什么菜喝什么汤,怎么补身体,什么都不用我操心。


好像也就是从那时起,买菜这件事,就彻底被我转手了。虽然对这个菜盲同学来说,要芹菜给买成韭菜,要生菜买回油麦菜是太常见的事情,但都给你拐了还要什么自行车呢是不是?。








有时想想,真觉得不公平。从孩子出生的那一刻,作为女人的我们,仿佛一下子就进入了母亲这个角色。


而有太多的父亲,都是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用慢速倒着走的频率成长起来。一个不留神,还有可能一直长不成。


记得儿子小时候,有一次为了一个变形金刚,他爷俩气得谁也不理谁的情景,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孩子三岁,这个爹,最多也就是五岁吧。。。


看到我生俩个孩子这十年来的变化,韩先生总结说:


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焦虑症”,就送你媳妇去生个孩子。如果不知道什么是“心大到没边儿”,就送你媳妇再生个孩子。。。


我仔细分析了一下他送来的种种糖衣炮弹,又揣测了下他的这番话,深切地觉得,这三宝,还是绝对不生为妙啊。。。
你觉得呢?
私人微信:laizixiaojie2016
新浪微博:不吃胡萝卜的白小白


更多新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