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良刺秦_博浪沙古诗翻译

张良刺秦

荆柯刺秦。(多字成语一)

  • 问题补充:
  •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成功,便成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 刺秦的是“荆轲”还是“荆柯”

  • 问题补充:刺秦的是“荆轲”还是“荆柯”
  • 是荆轲
  • 刺秦的秦舞阳为什么会尿裤子

  • 问题补充:
  • 秦武阳少年杀人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当荆轲找他刺杀秦王时,他已经是完全行为能力人,所以有了很多顾虑,庄严的秦王朝堂,和整齐的卫队(我猜测,因为7国中,只有秦国最有纪律),使他想到了最可能的结果是他们必死无疑,不管刺杀是否成功。因此,他十分害怕。他并不想死。而荆轲“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心态截然不同。多年不读书了,现从事社会工作,不知这样的心理分析,可否。
  • 2012央视春晚小品荆轲刺秦前的串词

  • 问题补充:求荆轲刺秦前主持人的串词
  • 2012年春晚小品《荆轲刺秦》台词黄宏–送盒饭的–秦始皇邵峰–副导演–太监沙溢–导演–荆轲黄宏:咳咳,咳……大家过年好!黄宏:送盒饭的。给剧组送盒饭的。这剧组不得了,历史大戏《荆轲刺秦》,这戏拍出来肯定好看。这段历史我知道,想当初,秦公金銮殿,图穷匕首见,那荆轲拔出匕首刺向秦始皇,秦始皇左右躲闪不及,准备拔出宝剑予以还击。可秦剑太长难以出鞘,大臣喝道:大王,把剑背在背上!秦始皇这才拔出宝剑,顺势砍杀了荆轲,到后来横扫六国,一统天下!这戏……邵峰:哎呀,爹,你在这喊什么喊啊,这里面拍戏呢!黄宏:哎呀我说儿子,你不是副导演吗,你怎么还扮上了呢?邵峰:群众演员不够,工作人员就得凑~~黄宏:说话咋这动静呢?邵峰:我演的是太监!黄宏:我的妈呀,太像了……我说,吃饭了,到点吃饭。邵峰:吃什么吃啊!就知道吃啊你!真是的……黄宏:咋的?拍摄不顺利啊?邵峰:哎呀,演秦始皇的群众演员到现在都没到,导演说了,不拍完皇上这场戏,谁也别想吃饭!黄宏:你这不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吗……不是,我就是说你别这么着急,干嘛呢你这是,真是的……(黄宏脱下大衣把盒饭盖上。)邵峰:哎哎哎,爹你这是干嘛呢?黄宏:天冷,一会儿饭就凉了!得捂上点……邵峰:去去去,你把你那破大衣拿了,演员都说了,吃你这盒饭总有股大衣味儿。黄宏:那我大衣上还有股盒饭味儿呢!邵峰:哟,就你那破大衣上有点盒饭味儿,就等于喷了香水了!黄宏:去你姥姥的!(邵峰被踹倒。)邵峰:呀!爹……黄宏:你还知道有我这爹啊!我告诉你,太监没儿子,你不能没爹!什么孩子这是……邵峰:爹,群众演员不到那是我副导演的责任……黄宏:他演员不来我不能跟着挨冻。邵峰:你……哎呀你看,来来来,爹你把这个穿上吧。(邵峰递来一件黄袍。)哎呀,你说这群众演员也是,这怎么还不来啊,哎哟,真是急……(黄宏穿上了黄袍。)哎~~~呵呵呵呵呵呵~~黄宏:什么毛病这是?邵峰:爹啊……黄宏:啊?邵峰:你帮我个忙呗?黄宏:我能帮你什么忙啊?邵峰:你帮我演个皇上呗?黄宏:你可拉倒吧!秦始皇啊?邵峰:啊!黄宏:我一个送盒饭的我能演秦始皇吗?你这不逗吗你这是……邵峰:你怎么不能演啊?上部戏,扫地的老太太都能演娘娘,你怎么演不了秦始皇呢?别磨叽了,再说了,荆轲刺秦这段历史故事你不是从小就给我讲吗?黄宏:故事我能讲,演戏我不行啊!邵峰:我们这个戏荆轲是主角,秦始皇就是个配角,就一场戏三句话……黄宏:一句话我也来不了啊,我不行!邵峰:你演不演?黄宏:我我我……我演不了。邵峰:不演以后盒饭你也别送了!黄宏:这跟送盒饭有什么关系?邵峰:当然有关系,因为我是副导演才用你来给剧组送盒饭,咱们家盒饭十二块钱一盒,人家有十块钱一盒的我都没订!黄宏:不是,十二块钱我货真价实啊,四菜一汤,两个笨鸡蛋,都是你妈新下的……不是不是,都是你妈养的那个鸡新下的吗……邵峰:这都没有用!导演把我炒了,你还送什么盒饭哪你!黄宏:这这这,我演不了啊儿子,我这……邵峰:爹你听我说,只要在导演面前你别说你是送盒饭的,别说你是我爹,我保证你过关!黄宏:啊,我不能说是你爹。邵峰:对,在剧组,导演说了算,导演才是爹呢!邵峰:记住了没有?好,就这么样。秦始皇到了,皇上,请!黄宏:哎呀,我说我演不了啊……哎呀呀呀呀呀……(躲到邵峰背后。)邵峰:爹,别走别走……别慌,别慌……(大幕拉开,导演沙溢坐在龙椅上。)沙溢:各部门都听好了,我最后重申一遍,皇上这场戏拍不完,谁也别想吃饭!黄宏:哎呀,导演脾气真是挺大。邵峰:是,要不说他是爹呢。黄宏:就是,我害怕啊。邵峰:来来来,跟我来,哎呵呵呵呵呵~~来来来,导演,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演秦始皇的演员,这是导演。黄宏:爹。沙溢:叫我什么?邵峰:啊,那个,这位老师跨着戏呢,上个戏演儿子,见了谁都叫爹。沙溢:哦,入戏了。邵峰:对。黄宏:入戏了。沙溢:剧情都了解了吗?黄宏:了解了,我儿子都跟我说了。沙溢:不是…叫你什么?黄宏:啊不不,导演,我还跨了另一部戏,在那部戏里演爹,所以看见谁都喊儿子,导演。沙溢:腕儿啊!跨仨戏呢。那个,价都谈好了吗?邵峰:谈好了。黄宏:十二块钱一盒。沙溢:不是…什么?邵峰:十二块钱一天!黄宏:啊,对。沙溢:价压得挺低。邵峰:对,成本嘛。沙溢:哪个单位的?邵峰:省话剧团的。沙溢:哦,省话的啊!黄宏:哎呀导演,你咋知道我是省化的呢?对,我退休好几年了!省化的。沙溢:演过皇上吗?黄宏:我……我演没演过啊我?邵峰:演过!黄宏:我都忘了……邵峰:演过,这位老师演过好多皇上戏呢,哎呀,那康熙皇上,雍正皇上,乾隆皇上,道济皇上……沙溢:等等等等……道济?黄宏:就是济公,他不是皇上,他是和尚。邵峰:对对,演得太多这不就窜了。沙溢:这老师挺幽默。各部门都听好啊,咱们老师是老演员了,一会争取一条过,副导演,给演员说说调度。邵峰:哎哎哎。沙溢:抓紧时间扮上。邵峰:好好好。沙溢:我也扮上。邵峰:哎哎哎,导演,您也扮上,好好好。宫女们,给皇上扮上。宫女:诺。黄宏:等等等等,等,等会儿。邵峰:怎么了?黄宏:等会儿。邵峰:怎么了?黄宏:怎么还有宫女呢?邵峰:哎哟,你后宫三千佳丽呢。黄宏:我还有后宫的戏啊?!邵峰:你想什么呢想,你就这一场戏。黄宏:那我就放心了,我怕对不起你妈。邵峰:行了。宫女们,给皇上扮上。宫女:诺。黄宏:麻烦姑娘啊。邵峰:你扮着,我给你说说戏。你演秦始皇,导演演荆轲,我演太监。我先说使者觐见,荆轲上场站定,你说第一句话,你说下站者何人。黄宏:下站者何人。邵峰:荆轲说燕国使者荆轲拜见大王。你说第二句话,燕国来降,可有诚意。黄宏:燕国来降,可有诚意。邵峰:荆轲说有燕国的地图在此,你说第三句话,请荆轲呈上来。黄宏:请荆轲呈上来。邵峰:耶。黄宏:耶。邵峰:爹,别说,您这一扮上还真像。黄宏:像啥啊,一股盒饭味儿。邵峰:爹,我刚才说的台词你记住了吗?黄宏:记住了。邵峰:来,重复一遍啊。第一句。黄宏:下站者何人。邵峰:第二句。黄宏:燕国来降,可有诚意。邵峰:第三句。黄宏:请荆轲呈上来,耶。邵峰:没有耶。黄宏:没有耶。邵峰:再来一遍啊。黄宏:嗯。邵峰:第一句。黄宏:下站者何人。邵峰:第二句。黄宏:燕国来降,可有诚意。邵峰:第三句。黄宏:请荆轲呈上来,没有耶。邵峰:没有耶。黄宏:是没有耶。邵峰:没有耶!黄宏:到底有没有耶啊?!邵峰:耶不用说!黄宏:不用说你告诉我干啥啊!邵峰:这这这还怨我了,这……黄宏:你这不捣乱吗你这是……我跟你说啊,就三句……邵峰:啊。黄宏:完了就得开饭啊。邵峰:好好好,演完就吃饭。坐那龙椅上。沙溢:各部门都注意了啊,咱们争取一条过,预备–啊,那个…饭来了没有?黄宏:来了来了,导演,饭来了,四个菜一个汤,两个笨鸡蛋,都是新下的!邵峰:拍戏呢这!黄宏:(对宫女)俩笨鸡蛋,都是新下的,待会尝尝鲜啊。沙溢:预备–邵峰:你快坐下吧!沙溢:开始!邵峰:使者觐见。(音乐声中荆轲上场站定。)邵峰:下。黄宏:下蛋者何人?沙溢:停!邵峰:不是,你下什么蛋呢!黄宏:我说蛋了吗?邵峰:你说的蛋啊!沙溢:老师,没关系,第一条我们就当没走带。黄宏:谢谢导演。沙溢:站。黄宏:站。沙溢:记好,站。黄宏:站。沙溢:再来!邵峰:是。黄宏:导演导演,对不起。沙溢:各部门注意了,再来一遍!邵峰:站。黄宏:站。沙溢:预备–开始!邵峰:使者觐见。(音乐声中荆轲上场站定。)邵峰:站。黄宏:站着下蛋者何人?跪着下蛋者何人?趴着下蛋者何……沙溢:停!老师,我很像一只鸡吗?黄宏:导演,导演你不像鸡,但是这个姿势确实像下蛋,一看你就养过鸡,有生活啊,趴着下蛋就对了,站着下蛋,吧叽,蛋就摔碎了……沙溢:你,过来!邵峰:哎,哎。沙溢:这边!邵峰:是,导导导……演。沙溢:这是你找来的?邵峰:是,我找来的。沙溢:省话的?邵峰:啊,省话的。沙溢:多少钱一天哪?邵峰:十二块钱一盒……哎,不是,十二块钱一天!就一盒盒饭钱……沙溢:不是,你玩我呢?!邵峰:导演,对不起,再来一遍。沙溢:再来一遍!邵峰:再来一遍,我跟他说说。沙溢:各部门都注意了……哎呀!邵峰:哎呀,抽狠了……沙溢:再来一条!黄宏:我说我来不了,我满脑子都是盒饭,我演不了这个……邵峰:爹呀,我求求你,你别想盒饭,只要你脑子里别想盒饭,你一定能演好,你别想盒饭。好……沙溢:预备–开始!邵峰:使者觐见。(音乐声中荆轲上场站定。)黄宏:下站者何人?沙溢:燕国使臣荆轲叩见大王。黄宏:燕国来降,可有诚意?沙溢:有燕国地图在此。黄宏:好!只要燕国归降,朕就可以横扫六国,一统天下!邵峰:停!沙溢:哎呀!邵峰:你错了!沙溢:你错了!黄宏:到底谁错了啊?邵峰:不是,他乱加词!沙溢:这词加得多好啊!不是省话的能加出这词吗?邵峰:啊?沙溢:老师,加钱!一天两盒盒饭钱,二十四!邵峰:哎呀!祝贺你涨价了!黄宏:我跟你说啊,再不端上我那盒饭就凉了啊……邵峰:你别总想着端盒饭,端盒饭……沙溢:老师,老师,老师!这样,前面的戏咱过了。黄宏:过了啊?沙溢:现在我给你搭一句。黄宏:好好。沙溢:我说有燕国地图在此,你说请荆轲呈上来。黄宏:好。沙溢:明白没?黄宏:明白。沙溢:好。拍这段啊,各部门注意!邵峰:你别想着端盒饭……沙溢:预备–开始!沙溢:有燕国地图在此。黄宏:请把荆轲端上来。邵峰:你还把荆轲端上来,是呈!黄宏:请荆轲盛好了端上来。沙溢:停!老师我明白了,我不是一只鸡啊,我是一卖盒饭的我!我还盛好之后给你端上来,这戏没法拍了!黄宏:导演导演,我错了,导演,我再来一次导演,我求求你,导演,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能说好,(对宫女)姑娘们,麻烦你把这个东西打起来,好不好……邵峰:哎呀……黄宏:给我给我,你快坐好了……预备–开始,使者觐见哪……(两人坐反了,对邵峰)起来!是你坐的地方吗?!邵峰:你好好演行不行……黄宏:请荆轲呈上来!沙溢:过,就这样吧。黄宏:好,该开饭了。沙溢:哎哎哎……老师老师,你等会儿,还有两句,拍完以后再吃饭。黄宏:啊?还有?沙溢:对啊?邵峰:啊,对。黄宏:不是,说好了不就三句吗?邵峰:还有两句,特别简单。第一句,啊。黄宏:啊。邵峰:第二句,啊。黄宏:啊。邵峰:啊。黄宏:啊。邵峰:啊。黄宏:啊。邵峰:啊。黄宏:这是秦始皇啊,还是乌鸦啊?邵峰:不是不是……沙溢:老师,是这么回事。黄宏:啊?沙溢:图穷匕首见。我展开图,拿出匕首,你一惊讶,啊。黄宏:啊,对。邵峰:然后刺向你。黄宏:啊。邵峰:啊。黄宏:这段戏我知道,那我得有宝剑啊。沙溢:不用不用。各部门注意了,拍这一段了啊。听我的命令啊,预备–开始!(荆轲拔出匕首,刺向秦始皇,秦始皇左右躲闪,邵峰被踩到了脚。)邵峰:哎呀!!沙溢:你老躲什么呀!黄宏:我不躲你不就扎上我了嘛!沙溢:我就得扎你,不仅扎你,还要扎死你呢!黄宏:演这玩意还有生命危险啊?!沙溢:哎呀,我不是扎死你,我是扎死秦始皇!黄宏:等会儿–他把秦始皇扎死了?邵峰:对啊,一剑就扎死了。黄宏:那到后来谁统一的六国啊?邵峰:荆轲啊。黄宏:这不胡说八道吗你不就是……沙溢:老师,我们这部戏新就新在是一部穿越剧。邵峰:穿越剧。沙溢:荆轲刺死了秦始皇以后。邵峰:霸占了秦皇后。沙溢:穿越到了宋朝,在宋朝参与了当时重大历史事件五鼠闹东京。邵峰:接回了李师师。沙溢:又从宋朝穿越到了清朝,随康熙微服私访。邵峰:迎娶了还珠格格。沙溢:最后又穿越到了民国,血战上海滩。邵峰:征服了冯程程。沙溢、邵峰:穿越穿越,征服一切!耶!黄宏:这不俩傻子吗这不是!我问你,对不起,就你这戏我不演了!沙溢:你站住!黄宏:干什么?沙溢:你专业演员能这么干吗?黄宏:谁专业演员哪?我是送盒饭的!沙溢:你不省话的吗?黄宏:对呀!省化肥厂的,简称省化的,有错吗?!沙溢:副导演!邵峰:哎。黄宏:你别问他!他是我儿子。邵峰:这是我爹。黄宏:我告诉你啊,荆轲刺秦这个故事,我从小就给你讲,我现在给我孙子讲。你们这么折腾,到时候一播出来,我孙子还以为我撒谎呢。看着没有?盒饭吃不好,顶多闹几天肚子。你们这玩意整不好,坑害的是几代人!宫女们,饿不饿?宫女:饿!黄宏:开饭!宫女:诺。
  • 2012年春晚小品<荆轲刺秦>黄宏的台词

  • 问题补充:2012年春晚小品<荆轲刺秦>黄宏的台词是说什么,特别开场白如何表达的
  • 黄宏:大家过年好。送盒饭的,给组送盒饭的,荆轲刺秦这段历史我了解,荆轲刺杀秦始皇,秦始皇左右躲闪不急,拔出宝剑砍向荆轲。  邵峰:你在这喊什么喊,这里边拍戏呢。  黄宏:我的儿子你不是当导演吗?  邵峰:我演的是太监。  黄宏:太像了,吃饭了,到点吃饭。  邵峰:吃什么吃,就知道吃,真是的。  黄宏:咋的,拍摄不顺利?  邵峰:演秦始皇的演员到现在还没到,导演说了,没拍完这场戏,谁都不能吃饭。  黄宏:这不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吗?  邵峰:爹,你干什么?  黄宏:天冷,一会儿饭得凉了。  邵峰:人家演员说了,吃你这盒饭都有股大衣味。  黄宏:我大衣上还有盒饭味呢。  黄宏:我告诉你,太监没儿子,你不能没爹。  邵峰:爹,群众演员不到,这是导演的责任,来,爹你把这穿上。  黄宏:什么毛病这是。  邵峰:爹,你帮我个忙。  黄宏:我能帮你什么忙?  邵峰:你帮我演皇上。  黄宏:秦始皇啊?  邵峰:对。  黄宏:我可不行。  邵峰:你怎么不能演秦始皇呢,你不是经常跟我们讲么,我们这个戏秦始皇是配角,荆轲是主角。  黄宏:我不行。  邵峰:你演不演?  黄宏:不行,你不演,以后没法送盒饭了。  邵峰:导演把我炒了,你还送什么盒饭。  黄宏:我演不了。  邵峰:只要在导演面前说,不是送盒饭的,别说是我爹就行。  黄宏:不能说是送盒饭的,不是你爹。  邵峰:对,记住了吗?  黄宏:记住了,我不行。  邵峰:秦始皇到了,皇上,请。  黄宏:我说我演不了这个。  邵峰:别走,你别慌。  沙溢:都听好了,我最后重申一遍,皇上这场戏拍不完,谁都别想吃饭。  黄宏:导演脾气真是挺大。邵峰:要不说他是爹,来跟我来,导演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演秦始皇的演员,这是导演。  黄宏:爹。  沙溢:叫我什么?  邵峰:这位老师跨着戏呢,上个戏演儿子,叫谁都爹。  沙溢:入戏了。  黄宏:导演我还演了另一部戏,看到谁都叫儿子。  沙溢:价都谈好了吧?  黄宏:12块钱一盒。  邵峰:12块钱一天。  沙溢:价压得挺低,哪的?  邵峰:省话剧团的。  黄宏:导演你怎么知道我是省话剧团的,退休好几年了。  沙溢:演过皇上没?  邵峰:演过,康熙皇上、雍正皇上、道济和尚。  黄宏:不是皇上,演的是和尚。  沙溢:这老师挺幽默,各部门都听好,咱们老师是老演员,一会儿争取一条过。我也扮上。  邵峰:宫女们给皇上扮上。  黄宏:等会儿。  邵峰:怎么?  黄宏:怎么还有宫女?  邵峰:你后宫三千佳丽。  黄宏:我还有后宫的戏?  邵峰:想什么你想,你就这一阵戏。  黄宏:那就好,我怕对不起你妈。  邵峰:宫女们给皇上扮上,我跟你说,你演秦始皇,你说第一句话,你说下站者何人,燕国使者荆轲拜见大人,你说第二句话,请荆轲呈上来,耶。  黄宏:耶。  邵峰:爹,别说你这一扮真像。  黄宏:下站者何人。  邵峰:第二句。  黄宏:燕国来何有诚意?第三句请荆轲呈上来,没有Yeah。  邵峰:没有Yeah。  黄宏:是没有Yeah啊。  邵峰:没有Yeah。  黄宏:到底有没有Yeah?  邵峰:Yeah不用说。  黄宏:不用说告诉我干啥,你这不捣乱吗,就三句,完了就开饭。  邵峰:好。坐龙椅上。  沙溢:争取一条过。饭来了没有?  黄宏:来了,四个菜一个汤,两个笨鸡蛋都是新下的。  沙溢:预备,开始。  邵峰:使者见进见。  黄宏:下蛋者何人?  沙溢:停。  邵峰:你下什么蛋?  沙溢:老师,没关系,第一条,我们就当没走蛋。  黄宏:谢谢导演。  沙溢:站,记好,站。  黄宏:好。  沙溢:各部门注意,再来一条。  邵峰:站。  黄宏:站。  沙溢:预备开始。  邵峰:使者进见。站。  黄宏:站着下蛋着何人,跪着下蛋者何人,趴着下蛋者何人?  沙溢:老师,我很像一只鸡吗?  黄宏:导演你不像鸡,但是这个姿势确实像下蛋,一看你就养过鸡有生活,趴着下蛋就对了,站着下蛋就碎的。  邵峰:导演。  沙溢:你找来的?  邵峰:对。  沙溢:省话剧团的,多少钱一天?  邵峰:12块钱一天。  沙溢:各部门注意,再来一条。  黄宏:我说我来不了,我满脑子都是盒饭,我演不了这个。  邵峰:爹,求你别想盒饭,只要不想盒饭就能演好,使者进见。  黄宏:下蛋者何人?  沙溢:燕国使者荆轲。  黄宏:燕国何有诚意?  邵峰:你错了。  黄宏:到底谁错了。  沙溢:这词加的多好,不是省话能加出这词儿吗?老师,加钱,一天两盒饭钱。  邵峰:祝贺你涨价了。  沙溢:老师,这样前面的戏咱过了,现在我给你搭一句,有燕国地图在此,你说请荆轲呈上来。各部门注意,预备开始。有燕国地图在此。  黄宏:请把荆轲端上来。  邵峰:你还把荆轲端上来,是呈。  黄宏:请盛好了,端上来。  沙溢:老师,我明白,我不是一只鸡,我是一卖盒饭的,我还承好了端上来。  黄宏:导演我错了,再来一次,我一定能演好。  邵峰:预备开始,使者进见。  黄宏:请荆轲呈上来。  沙溢:还有两句,排完以后再吃饭。  邵峰:还有两句很简单,第一句,啊,第二句啊。  黄宏:这是秦始皇还是乌鸦。  沙溢:老师这么回事儿,我展开图拿出匕首杀你啊。  邵峰:然后刺向你。  黄宏:宝剑呢?  邵峰:不用。  沙溢:各部门注意,听我的命令,预备开始。  黄宏:啊,哎呀。  沙溢:停,你老躲什么?  黄宏:我不躲你扎我。  沙溢:我就得扎你,我得扎死你。  黄宏:演这还有危险?  沙溢:我不是扎你,我扎秦始皇。  黄宏:他把秦始皇扎死了?  邵峰:对。  沙溢:这就是穿越剧。  邵峰:接会了刘诗诗。  沙溢:最后血战上海滩。  邵峰:穿越穿越,征服一切。  黄宏:这不俩傻子吗,对不起,这戏我不演了。  沙溢:你站住,专业演员能这样吗?  黄宏:我是送盒饭的。  沙溢:怎么回事儿?
  • 求黄宏小品-荆轲刺秦MP4格式,高分

  • 问题补充:求黄宏小品-荆轲刺秦MP4格式,高分
  • 你好,还可以去优酷看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Q1OTU0NjA0.html,可以直接在哪里的
  • 黄宏的春晚小品为什么越来越没有看头,一部《荆轲刺秦》实在败味

  • 问题补充:黄宏的春晚小品为什么越来越没有看头,一部《荆轲刺秦》实在败味
  • 每个演员都一样,会有一个作品让他走向巅峰,之后就不会再有好作品。因为他已经不在乎有没有好作品,而是趁着出名之后开始赚钱了。
  •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