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在买奢侈品的时候|我们在买些什么?

这是我最近被问到的一个问题。
每当我们在买一件衣服、一个手袋,或一双鞋履的时候,我们在为什么而买单?是材质?是做工?还是设计?
其实是个中所有。但是on top of that,更值得被我们挖掘的,可能是品牌背后所蕴含的一些故事…今天就来聊聊,看似相距甚远的时装与古典艺术之间,密不可分的缕缕情缘…

先来从GucciS/S 18的campaign说起,Alessandro Michele找来27岁的西班牙艺术家Ignasi Monreal为品牌创作了当季的形象大片。
这张看似简单的图片,其实暗藏了不少玄机~对艺术稍有了解的你,大概不难看出,中间两位拉手的模特,灵感就是源自有着油彩创始人之称的Jan van Eyck经典画作「The Arnolfini Marriage」。Jan van Eyck,The Arnolfini Marriage,1434.
只是画中人改了朝,换了衫。
而仔细看图片的背景、颜色、构图,以及左上角的蓝色圆形装饰图案,是不是都和下面这张图有几分相似?Hieronymus Bosch’s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1504
Gucci的官方IG就开宗明义地指出,这也是正是他们的灵感来源,同样是古典艺术的作品,来自Hieronymus Bosch的,「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
Bosch以三折画的形式呈现出天堂、人间和地狱。要知道,这可是一副完成于1504年的作品啊!一反当时文艺复兴时期的画作风格,Bosch超现实的笔触似乎有些达利的影子。而这一切,被Gucci融合到同一环境中,并recreate成为广告大片。
这一季的campaign还有一只视频,推荐大家找来看看,艺术家Ignasi Monreal扮演了Gucci Gallery的curator。在介绍了墙上作品的一些inspiration之后,他只身踏入了一副画作中。JohnEverett Millais‘s Ophelia,1852
而这幅画,一下穿越了300年,来到19世纪,是John Everett Millais的「Ophelia」。
原画是以「哈姆雷特」中的Ophelia作为主角,因被爱人抛弃而走到水草丛生的小河边,失足跌入水中淹死的故事。
只是Gucci将它的结局变成了一个happy ending,Ophelia醒了过来,两人深情相拥。
我一眼认出这幅作品的原因,是之前恰巧看过原作,在伦敦的Tate Britain。它是最重要的也是最受欢迎的馆藏,John作为拉斐尔前派的创始人之一,画风审慎而细致,即使是悲伤的故事都透露着浪漫的色彩。
而当时特意去看这幅画,只因为一场Dries Van Noten S/S 15的秀。
是的,Dries当季的灵感也是源自这幅画作。
而他的表达方式更加抽象而烂漫,他特意找来阿根廷的地毯艺术家AlexandraKehayoglou,将秀场以苔藓地毯的方式呈现出来。模特们谢幕的时候就自然的坐着、躺着、聊着天…
就好像把他的大花园搬到了现场。
当时的我还在连卡佛工作,即使离开很多年,这场秀是我迄今为止都印象极为深刻的。

Dries Van Noten大概是我除了Celine之外,最心水的牌子了。
关于他的纪录片「Dries」,我在飞机上大概看了三四遍。他在比利时的家,真真切切的美到每一个角落。从建筑、色彩、家具的运用上,都能看出他对艺术的热爱,当然,也包括那副挂在墙上的,Léon de Smet的「Nude and Bouquet」。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都爱着这个腼腆的嗜花如命的大男孩。而说到欧洲设计师对艺术的钟情,Alessandro这个宝藏男孩,我大概写一篇也写不完。虽然我算不上一个Gucci女孩,却是一个十足的Michele迷妹。
比如他在Cruise 2018,就把秀场搬到了佛罗伦萨的Pitti Palace,这里既是文艺复兴的发源地,也正是Gucci的诞生之地啊~美第奇家族的辉煌历史对Michele一定有着深厚的影响。
之前写过一篇佛罗伦萨的攻略,里面简单介绍过Gucci在这里的自家博物馆,点这里可以看~如果有机会去旅行的话,墙裂建议各位花几个小时去逛逛。再比如,F/W2018的系列中,不论是从St. Margaret手中穿越而来的dragon,还是德国艺术家Lucas Cranach the elder笔下的神话故事Judith with the head of Holofernes。在Gucci的版本里,诡异却又平衡着。
而这些,似乎与Alessandro那个酷爱建筑,没事就带着他逛博物馆,在家还会穿长袍的父亲不无关系。
除此之外,不得不提的,Lee Alexander McQueen。
我至今仍然记得,在他自杀的第二天早上,我们学校门口满满的鲜花与悼念的卡片,他大概是圣马丁最最杰出的校友之一了。嗯,当时,我还在圣马丁读书。
而他对古典艺术的热爱,全部都用设计语言表达了出来。当然,也包含他对骷髅的执着。连他在去年上映的纪录片「McQueen」中,封面也是一个布满着鲜花、金属、羽毛等元素的skull。而其中的色彩、元素,似乎都与Guercino的「虚无」有着些许联系。画家通过死亡、转瞬即逝的花朵、和代表时光流逝的沙漏,来警醒世人,不要急于享乐于当下。
而这幅画,将呈现于纽约佳士得5月古典大师绘画拍卖中,嗯…估价嘛…200-300万美金~说回McQuen对古典艺术的执着,还有这件在V&A的McQueen纪念展览「Savage Beauty」展出的夹克。
这件来自F/W 1997秀场的单品,正是把Robert Campin的The Thief to the Left of Christ用reprint的形式拼贴再创作了出来。
在F/W 2008的系列中,我们也看到了维多利亚式的夸张裙摆下、还有来自Duke of Wellington的硬朗肩线。
而这一季,还有个浪漫的名字,The Girl Who Lived in the Tree。
而在他自杀的几个星期后,一场被时装评论家们称为「工艺技术精美过高级定制」的F/W 2010被呈现了出来。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他用尽最后的精力,所留给世人的杰作。而这场充满着中世纪古罗马和拜占庭风格的秀场中,我们又一次见到了Bosch的超现实主义风格画作,被运用到面料上。以及几分Rodrigo de Villandrando笔下的Elisabeth of France的神态。当Karlie Kloss穿着这件精美刺绣的黑色长裙闲庭信步时,时光似乎穿越回17世纪,很难不联想到这位联姻到西班牙的法国公主。
而McQueen留给我们的,除了最后的16个look,还有这句话:
“Please look after my dogs.Sorry, I love you.Lee.
PS Bury me in the church. “除了Lee,John Galliano对古典艺术的热爱也是狂热而情有独钟的。尤其是他在Dior的时期,夸张、狂野、又充满标志性设计语言的系列一个接着一个的呈现着。
如果玛丽皇后Marie Antoinette来到今天,大概也是会穿John Galliano时期的Dior吧。他对洛可可风格的痴迷, 从20年前就展露无疑。00年的高定秀场更是以模特脖子上的伤疤来纪念这位法国皇后。
Galliano强烈的舞台张力和表现力始终贯穿着他的设计生涯,尤其是在Couture的舞台上,他无数次的致敬繁复而具有装饰性的洛可可风格。
而说到玛丽皇后,Nicolas Ghesquière在Louis Vuitton S/S 18的秀场上以他截然不同的方式来呈现着。
这场秀也是破天荒的在卢浮宫举办。开放不久的Pavillon de l’Horloge成为他的场地,同时也成为Ghesquière的灵感来源之一。18世纪男性硬朗的提花开襟夹克,正是路易十六时期典型的男子装扮。结合了他的妻子玛丽皇后身上优美的刺绣、色彩和细节点缀。再搭配丝质短裤和sneakers,是Ghesquière擅长的酷女孩。这个系列,后来是被Vogue英国版拍了一组名为「The New Old Master」的大片,刊登在18年四月刊。

而卢浮宫的另一个创举,便是Beyoncé和Jay-Z去年大火的MV「APESHIT」,在youtube上有1亿6千万浏览。MV也是在卢浮宫取景。两人一开始的出现就是他们的镇馆之宝,「蒙娜丽莎」前面。Jacques-Louis David’sThe Consecration of the Emperor Napoleon and the Coronation of Empress JoséphineJacques-Louis David’sPortrait of Madame Récamier
她们还在拿破仑加冕以及Jeanne Fran?oise的肖像画前跳舞。
也由此可见,冰冷的博物馆早已放下身段,将古典艺术与时尚、与现代文化相结合。虽不能说是走下神坛,却也平易近人了许多。而今天写下这洋洋洒洒的一片,只因上周我受到佳士得拍卖行和连卡佛的邀请,在上海佳士得和北京连卡佛分别做了一场panel,探讨古典艺术与时尚之间的溯源。上海站,佳士得艺术空间

北京站,银泰中心连卡佛

在做research的过程当中,发现不少艺术与时装的渊源,看似是巧合的元素,于历史于政治,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与必然性。
虽然篇幅有限,无法写下更多的品牌和参考内容,比如善于运用ruffle、刺绣和垂坠面料来展现女性柔美的Valentino。
还有时常脑洞大开的Karl Lagerfeld。除了廓形和面料上的运用,S/S 18 Couture的秀场上,将Elizabeth I腰间的深V与蓬蓬裙用他的方式重新演绎。

来自安特卫普的艺术家Jan Sanders van Hemessen是北方文艺复兴的代表人物之一,这幅「一对夫妇半身像」,似乎在Altuzarra的F/W 17秀场中也能找到几个相似之处。
厚重的velvet,皮草的细节,以及方领口的设计都有着一些呼应。而这幅画,也会在5月的佳士得拍卖展出~所以说,时装是非常有趣的。它与艺术、与宗教、与文化变迁,都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
希望这一篇可以给到大家带来一些思考与启发。在奢侈品的背后,有着无限待挖掘的宝藏。今天的最后,就以Beyonce和Jay-Z的这只MV「APESHIT」来结束吧~
喜欢艺术的你们,今天介绍的不少画作都会在香港巴塞尔期间在香港佳士得展出,是个很好的近距离看古典大师绘画的机会~
期待下周香港Art Basel偶遇哦!

You May Also Like
时装电影|除了拿下奥斯卡的「魅影缝匠」,这些也绝对值得你看!



这些年|最令我爱不释手的小众杂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