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阅读︱守望你的江南

欢迎关注“小骆驼亲子游”
点击蓝字,与孩子一同成长

作者︱曹阳春
选自︱2012年05月19日《扬州晚报》“二十四桥”副刊
守望你的江南
江堤像一个醉汉,躺在月光底下,睡着了。枕在它旁边的,是一幅江南水墨。街道拐了个弯,成了酒壶的把子。柳条挂在城楼外面,一根根落下,如同青衫上的腰佩。潮水一呼一吸,那鼾声,石坊听见了,星空也听见了。
我喜欢这里,眼睛一抬,就能看见纯净的江南。九年了,每到春季,我都会早早赶来,从吊桥到码头,从庙宫到石塘,一路寻找心灵的故乡。面对江流,我习惯呆呆地坐着,一个人,孤独、平静。耳边总有风,一阵阵地,舒缓如水。风中,总有你的故事。故事里头,你不像双桥的卷袖女,不像小莲庄的采菱妹子,不像乌蓬船头的那位摇橹姑娘。你的手里,没有绣花的方巾,没有软软的糕点,没有舞动的木桨。你的影子,长长的,细细的,像身后这座占鳌塔,刚健、柔媚、秀气。你的故事,一直被叙述,在老树下,在巷弄里,在庆成桥的栏杆上。每到这里,我都期待变成一行标点,那样在你的书里,就能反复出现。我还希望成为一滴江水,白天随潮,晚上随汐,与你一起波涛汹涌。
这里的美人靠,曾浸透了江南。正对面是乾隆酒家,上楼下楼的,全是些富绅、公子和游民。他们常打开木窗,站在高处,窃窃地往下看。斜对面是花居雅舍,一座古老的青楼,进进出出的,也是些富绅、公子和游民。他们宽衣解带的间隙,时不时踮起脚,朝远处张望。今夜的美人靠,仍是江南的封面,仍是男人的梦乡。倚在那里,能听见你的脚步么?那排灰旧的栏杆,如果我一一抚过,能摸到你残留的温度么?廊棚外的麒麟,看见你的背影,能从照壁上追赶下来么?
所有猜想,所有忐忑,都被江潮淹没了。粼粼的波纹,一闪一闪地,把心跳与渴慕凝成了千古华章,而那些流传千年的名望、声誉、地位,随着苍茫月色,一个瞬间,都入了烟岚。在这个小城里,有过占地百亩的寺庙,庙门口的小沙弥,民间说就是后来的唐宣宗。寺庙我没找到,只在草丛边上,看见了几座经幢。也有过同等规模的园林,闲逛其中的北方汉子,也是一位皇帝。他走过的金波桥,整个身子,都趴在芦苇荡里。桥的四周,没有静荷,没有深竹,惟有一地记忆。历史的荣耀,很多时候,离我们很远。而对你的念想,寻常、平凡、朴实,一直相伴左右。
你是一个大气的女人,尤其在酒桌上。但我从不举杯敬你,几年来,从不。因为你清丽如玉,我必须把喝酒的时间省下来,以便仔细看你。我总是坐在一旁,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独自享受视觉上的快乐。这些时刻,我会想到皮影戏、檀香扇、木灯笼,想到静寂的黄昏、和煦的晚风、剔透的月亮,想到徐志摩的浪漫、王国维的深度、钱塘江的雄浑。这些时刻,我就愿意对着你,放纵想象。
骨子里,你飘荡着男人情怀,洋洋洒洒,无拘无束。中国文人的快意,在你这位女子身上,酒杯一端,就立即释放了出来。我欣赏你,活得真实,活得纯粹,活得自由。我没有你的电话,梦见了,就远远跑来,寻着你的气息,与古城一同醉去。我知道,宣德门的夕阳是为你落下的,海神庙的狮子是为你站立的,陈阁老宅的罗汉松是为你生长的。你在这里,就是一个动人的图腾。
坐在江堤高处,我双手捧过头顶,准备盛满月光,一束一束送给你。月光里面,有我的梦想,与你一同散步、一同喝酒、一同欢笑。还有我的守望,一切美好的景物,这街巷、这门楼、这潮水,永远留存下去。我相信,守着你,江南就不会远。
-阅读-
用文字的力量陪孩子成长
-作者-
曹阳春,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扬州市杂文学会副会长,小骆驼亲子游工作人员,曾出版散文集《雨中的酒气》《独上齐云》。

欢迎关注“小骆驼主题游”
丰富的出境游和主题游

欢迎辨识下方的二维码

了解更多出境亲子游活动
↓↓↓↓↓↓

点击左下角,【一键查询】【一键报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